无用理论.

嗯嗯——

#自戏

#私设

#中村青司

#老长老长还丑的自戏

#来找我玩啊(bu)


      一一又是这个梦。        


猛的惊醒,瞪大眼无神的注视着青黑的吊顶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脸色泛起难看的青白。    


梦境中赤红与黑色胶浊着腾起,我轻抚眉头坐起,深吸一口气,缓缓吐出,试图以来平息急促的呼吸。强有力的心跳声在空旷寂静的室内清晰的回响,有什么东西在铅灰色的眼底翻腾,像是压抑许久的温热泪滴碾碎在空中。      


窗外的天空深沉着压的许低,雨还在不停的下着,渍渍不倦的舔拭着窗沿。虚无飘渺的琴音不知从何处传来,声音轻的仿佛只要稍微吹一口气,就会被气流撕散成零星的片段。


缓慢的眨了眨眼,熟悉到如同刻入血液中的旋律略微平复了焦燥的情绪。那场照亮了半边黑夜、滚滚卷着浓烟吞噬了『黑暗』的雄雄大火,从记忆的深处翻腾而出,灼烧着紧绷的神经。     


呛人的焦臭味、飘散在空中的碎屑、少女无助的哭喊声、还有……友人决绝的背影,一幅幅过往的画面在梦中渐渐染上色调,那些故人,都开始一颦一笑,从回忆的终点走到了面前。


      一一『比起光明,我们更信仰黑暗。』


友人诉说时的寂寞神态仿佛就在眼前,忍不住向空无一物的前方伸出手,却只是抓了一手空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“……玄儿……”    


当时停留在嘴边的话语回味辗转良久,却再也无法说出口。曲起膝盖弓下身去,像是感到寒冷般伸出双臂,紧紧环抱住自己。将头深埋进双臂中,疲倦而无力的闭上双眼,双手的指甲陷进肉里,星点嫣红零碎的落下,像是深红的花开在洁白的床单上。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一一是什么害死了他们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像是有恶魔在耳边低语。


      一一是我吗?亦或是……『黑暗』呢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垂下眼睑,睫毛轻扫过苍白的肌肤,投落下一小片剪影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一一那个他们为之痴迷的事物,也是,将他们束缚的事物。


像是大梦初醒般回过神,抿了抿干涩的嘴唇,张着嘴,过了许久才像是找回了声音,嘶哑着喉咙梦呓般低喃道


 “……什么嘛……”   


语尾带着几近咽呜的声调,像是多年前那个失忆而无助的自己。    


      一一……真正能够击败黑暗的光明,是不存在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深吸一口气,缓缓吐出,抬眸盯着半空并不存在的一点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一一即然如此,就让我来净化这个世界吧。毁掉一切,破坏一切;到最后,只有我是『恶』就可以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
就这样呆坐着,嘴边忽然略过一抹妖冶笑容,透着邪气的美感,转顺即逝。眼底的色彩渐渐暗淡,终成一片死寂。


雨不知何时停了,晨熙的光线划破了天空,斜斜的射入窗口,却因为黑色玻璃的阻碍,只是在屋内的地上投落下暗淡的色彩。视线由于光线而微微模糊,不自主的眯起双眼          


顿了一会儿,拉开被子,慢吞吞的翻身下床,随手扯过衣架上的黑色外褂披在身上。苍白的指节微曲轻扣桌沿旁的黑色礼帽,腕部稍稍用力,翻手将帽子盖于发顶。欣然起身,慢慢悠悠的抬手,端起桌上仍忽闪忽明跳动着的烛台。


理智在不停提醒着我,那是恶魔的低语,如过再往前,脚下将是万劫不复的深渊,但我却无法后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一一我不能后退。


翻手将灯油连同星点火焰尽数倾下,滴落在早已浸透柴油的地毯上,火光瞬间从地上窜出几米高。火苗带着热浪与焦丑味舔舐着脸庞,眨眼间便将这小小的房间吞没。火光映出眼底的疯狂。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一一破坏掉吧,破坏这一切。


火越烧越旺,青色的馆已经烧得辨别不出原来的模样。火光照亮半边天空,将初阳的光亮都掩盖了过去。


独留火光也无法划开的黑暗沉在馆底,隐约像是有什么于铅灰色的天空之中苏醒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一一千年万年,不曾死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中村:......美鸟,为什么你大半夜在我家弹钢琴


某男子做恶梦一言不合烧房子的故事xx

评论
热度 ( 13 )
 

© 无用理论. | Powered by LOFTER